Posted on: 2020年2月23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贝投电竞.com-多位美联储官员发声:市场预期不对,或许不需要调整利率

贝投电竞.com-多位美联储官员发声:市场预期不对,或许不需要调整利率

2月21日周五,多位重量级的美联储官员齐发声,强调期货市场目前对美联储年内降息的预期不对,美国经济或只受到全球公卫突发事件的短暂影响,很可能不需要调整利率政策。

2022年有FOMC投票权、素来被称为“联储大鸽”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(James Bullard)一反往日的宽松立场。据新浪美股援引媒体采访称,布拉德表示,美国经济状况令当前的货币政策适宜,预计全球公卫突发事件是短期问题,不太可能会导致美联储降息。

他的基本预期是,美国经济“有很大可能”受到暂时性冲击,随后一切恢复正常,由于此时的经济状况良好,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必降低利率”,更何况,“这种情况恶化的可能性很小”。一旦担忧开始消退,市场预期可能会重新逆转到货币政策“按兵不动”的场景。

2021年有FOMC投票权的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(Raphael Bostic)今日表达了相同观点,并重申“除非美国经济表现发生重大变化,否则美联储应按兵不动”,即目前没有必要调整利率。

他表示,从现在到6、7月将会发生许多不同的情况,“我的基本展望是,经济不会看到上升风险,而是会保持稳定,因此我们无需采取任何措施”;而全球公卫突发事件只会对美国经济“造成短期打击”,不需要改变货币政策立场。不过,他也对改变基线展望持有开放态度。

昨日对市场降息预期大泼冷水的FOMC永久票委、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周五再度发言,强调从不会孤立地只看资产市场定价来作为美国货币政策依据。

克拉里达表示,他关注资产价格,“但从未在政策路径方面孤立地看待资产价格问题,而是与其他信号相权衡”;如果金融市场持续发生转变,可能会为FOMC货币政策提供有参考价值的信息,不过“在评估政策利率和通胀预期方面,问卷调查结果和金融市场发出的信号同样重要”。

他特别强调,当来自金融市场、问卷调查和经济模型的信号相一致时,远比这些信号相互冲突时对他的思想影响重大,“这些综合信号至少对我的利率路径考虑更有意义”。分析指出,这是克拉里达再度暗示,资产市场单方面传递出的降息信号会被美联储要员“打折扣来看待”。

昨日他就曾表示,综合来看市场对降息的期望值不高,大部分市场参与者、特别是参与问卷调查的经济学家们,实际上并没有像市场价格反映的那样预计今年会降息。美联储官员参考的经济模型也展现出,利率至少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。

在其他公开讲话的联储官员中,今年FOMC票委、克利夫兰联储主席Loretta Mester没有置评对利率路径的个人观点,只建议美联储与市场就货币政策的沟通过程必须改变。例如,目前FOMC会后声明过于简短,应增加更多细节来减少市场困惑,“美联储应向市场提供更多有关影响货币政策的信息”。她同时指出,当双方不同步时,“政策制定者不应屈服于市场”。

FOMC永久票委、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(Lael Brainard)则呼吁,美联储应采取新策略来实现2%的通胀目标和对抗未来的经济衰退可能。

例如采用“灵活的平均通胀方法”,在经历了多年通胀不达标的背景下,允许通胀目标在一定时期内上浮至2%-2.5%,以求取得2%的历史平均值;并在经济衰退前预先作出前瞻指引的承诺,将短期利率保持在最低水平,还要为短期美债收益率设置上限等。她表示,“美国货币政策可能需要长期保持在宽松状态”,以弥补过去几年的通胀不达目标。

有分析注意到,布雷纳德呼吁在美联储年度政策审议中对通胀走扬有更多忍耐力,以及博斯蒂克认为“通胀不会制造大问题”等观点,都说明美联储官员目前更倾向于按兵不动的观望策略,尽管他们也显然在密切关注外部环境中存在的前景风险。

芝加哥商交所CME的“美联储观察工具”显示,期货交易员们认为6月FOMC宣布降息的可能性高达54%,到年前共降息两次的概率接近60%。这进一步凸显了市场与美联储对利率路径的观点分野。3个月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幅度创四个月最深,也揭露了市场对衰退的不安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kolaykaydet.com

Categories: